【中乱中】杀戮小说生存指南 01

*双黑、坡乱cp前提下的中乱中无差cb向。

*不知道朝雾爸爸什么时候才能细写酷炫帽子组大冒险(忍不住先脑一口)。总之希望官方狠狠打我脸。

 -----------------  

    

    中原中也把西装外套搭在胳膊上,擦了擦额头的汗。鞋尖踢开了一粒路上的石子,它叮叮咚咚地滚了几下,便掉到路边麦田的水沟里不见了。

    “好热……”他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浸湿了,皱巴巴地黏在后背。知了藏在麦田里,有气无力地叫着。道路两侧,绿油油的麦子安安静静地昂着头,偶尔有风吹过,它们才前仰后合地传来一阵窃窃私语。

    中也不知道自己已经走了多久。在进入这个杀戮小说世界之后,除了麦田里隔几百米就会出现的长得一模一样的稻草人之外,一个人影也没见着。异能用不了,口袋里什么也没有,就凭这篇麦田和碧蓝碧蓝的天空,甚至不知道现在是何年何月。路面铺着碎石子,大约有两辆车并行那么宽。他甚至开始怀疑起那位名侦探错拿了一本田园小说来应付他。

    可就算是田园小说,写得也有够差劲的。北美的侦探小说家笔下的日本乡村也太单调了。就算日本少子化问题世界闻名,也不至于到一个人也没有的地步吧?

    

    就在他内心吐槽起作者的笔力时,远远地,传来了沉闷的发动机声。他停下脚步回头望去,隆隆声越来越响。在道路尽头的拐弯处,忽然出现了一辆巴士,颠颠簸簸地开了过来,径直在他面前停下,打开了车门,似乎在等他上车。空调冷气扑面而来,驾驶员面无表情地目视前方,车上的广播放着节目,不时传来嘉宾造作无趣的哄笑声。中也犹豫了一下,一只脚踏上了客车。

    去哪站?

    售票员看也不看他一眼,毫不客气地问。

    有哪几站?

    他下意识地去裤子口袋掏零钱,竟真的掏出了几枚硬币。咦?刚才还没有的?他又重新翻找着全身上下的口袋,总算凑出了几百日元的零钱。

    只够去最近的一站。

    售票员动作娴熟地撕下了一张车票,在上面盖了日期递给他。

    客车重新启动,中也环视了一下车厢。车上乘客只有七八人,有一个穿着和服的老妇,农民模样的老头,一对年轻男女,一对母女。他们的脸上都浮现着倦意,不少人都正靠着椅背打盹,抬起惺忪的睡眼瞅了他一眼,便又歪着头睡去了。

    登场人物千人,其中一半是杀人魔。

    他的神经紧绷起来,毕竟这个车上不存在危险人物的几率太低了。车厢后部比较空旷,那母亲似乎正在给她六七岁大的女儿读故事,看上去是最安全的乘客了。更何况他觉得,“看上去最安全的人恰巧是最危险的角色”这种的黑化戏码,太三流剧本了,“组合”的那位自恃颇高的小说家是不会允许自己这么写的。他一边揣度着作者的意图,一边向后车厢走去,在她们走廊对面斜后方的位子上坐定,便支着腮帮,看窗外闪过的单调风景打起哈欠来。

    就像游戏的载入画面。

    车里冷气很足,他觉得后背沾着汗水的衬衫变得冰冷,便把西服盖在身上,另一只胳膊搭在肚子上压着,不让它滑下来。

    不能用异能真麻烦。他想。

    哥哥,陪我玩游戏吧?

    一声稚嫩的童声响起。中也打了个激灵。扭头看去,那个女孩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了他旁边。她正轻轻地拽着自己抱在胳膊上的西装。他向走廊对面看去,女孩的母亲歪着头,似乎靠在窗户上睡着了。

    哎?可是我,已经很久没有玩过游戏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环顾车厢里的其他乘客。他们全都齐刷刷地向自己看来,目光相接之后,又转过头去,低下头来。

    妈妈刚才玩了一局之后就睡着了。哥哥,陪我玩吧?

    女孩可爱的脸颊上浮现出快要哭出来的红晕。

    什么游戏?

    客车忽然来了个急刹。一车人惊呼之际,中也看见那母亲缓缓地靠着窗子向前栽了下去。玻璃上留下一道发黑的血痕。

    女孩欢快地朝他微笑着说。

    杀人游戏哟。

     

    喂喂喂!

    中也“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却发现他旁边是空的,女孩子依旧和她母亲坐在一起。车缓缓重新启动,售票员正站在走廊上解释说,大家不要惊慌,刚才急刹车是因为撞死了一只突然窜出来的野兔。听见中也的喊声,乘客们纷纷回头,诧异地望着他,那对母女也同样回头看他。他惊魂甫定,转而凶巴巴地打量着那孩子,只见她脸上的神情从好奇一点点变成害怕,“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她的母亲赶忙把她搂在怀里哄着,向他投以指责的目光。中也讪讪地坐了下来,这才尴尬地发现自己嘴角还挂着口水。原来刚才打了个盹。歉意像小小的钩子似的,一下下地抓挠着他的心。他向那对母女的方向望去,却发现窗外是完全不同的景致。

    之前一望无际的辽阔平原已经被远远地甩在身后,他们正在盘山公路上拐着弯。陡峭的山坡上杂草丛生,从高高的茅草中望去,山峦包围之下,坐落着一个颇具规模的小镇。一个急弯之后,视野又被山坡所遮挡。他细细地思索着——这个小镇便是小说的舞台了吧?

    客车在坡道上又绕了一个急转弯。视野豁然开朗。这是一座三面环山的小城,另一面靠海,海面上反射着粼粼的炫目日光。从山坡上望去,小城似乎是以教堂的钟楼为中心,向外延展开来的。但细看之下,和式的庭院与欧式的楼房交叉错落。这是什么奇怪的风格?他在心里默默吐槽道,山腰居然还有神社?他仿佛感受到了作者热诚却又不地道的日本情怀。

    车在山脚的车站停稳了。他对照着车票上的地名,果然这里就是他的目的地。那对母女和一位老妇也在这站下。下车的时候,那孩子还躲在她母亲身后怯生生地望着他。他无奈地冲她温和的笑了笑,转身把车票扔在了车上的垃圾箱里,又伸了个懒腰。

    主角登场了。他想。

    

    数天后,从小说世界回到现实中时,他已经忘记了这个小镇的名字。但是他还记得车票上的日期。“3,6,19”,平成三年六月十九日,某个桃花混蛋的生日。车站旁种满了苹果树,树上正挂着小小的果子,在蓝天绿叶下甚是好看。天气晴朗,无云。

   

   

TBC.

【二】走这里→杀戮小说生存指南 02

------------

中也:超凶.jpg(吓哭小女孩的眼神)

(下一章可能是乱步side?)

来快活啊!!!(被拖走)

评论 ( 16 )
热度 ( 169 )

© 月夜的海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