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川中心】想要成为温柔的人

*含大量太芥非cp向,cp芥樋

*学院paro,芥川、樋口高中生,太宰国文老师设定。

灵感来自(不确定适不适合当bgm的):Neru-優しい人になりたい

    

-------------------

    

    一年后的初春午后,在阳光透亮的玻璃落地窗后吃着温热香甜的贝壳蛋糕,芥川龙之介忽然回想起一年前他终于答应樋口放学陪她回家的那个周一傍晚。

    

    

    像那个傍晚之前的无数傍晚一样,他本打算立刻拒绝。后来,他把这个例外归因于那天上午他在数学课上走神了:因为走神,他漏听了一条定理,导致下午快放学时被一道立体几何题难住。

    铃响放学,他合上习题册,恍恍惚惚地收拾书包走出教室,题目上那个棱棱角角奇形怪状的几何体就晃晃悠悠地漂浮在眼前——怎么证这两个平面平行呢?是取个截面?还是找辅助线呢?

    因此,当发觉樋口已经站在自己面前时,他没有像从前一样立刻假装冷淡地扭过头去,而是迟钝地愣了一小会儿。眼前杂乱的辅助线像一群白鸽骤然飞走,他就这样掉进了她深红的眼瞳里。

    她小鹿一般的眸子里,有走廊外血红的残阳,有破碎残阳的哀愁,还有自己的黑色倒影。

    从前一直没敢仔细去看——她的眼睛原来是这种颜色的吗?

    “樋口君,你吃过贝壳蛋糕吗?”

    他突然开口问道。而后,假装没有看到樋口惊喜地捂着嘴的表情,他破天荒地牵起她冰冷的手,一言不发地向楼梯口走去。

    把心事写在脸上的家伙。他心里笑了一下。

    手心传来她手指的温度。原来她的手指这么冰凉啊。

    凭自己的体温,能够温暖它吗?

      

    夕阳在阶梯上投下折扇似的斜斜影子,被三两成群的学生们踩得粉碎。他牵着樋口冰凉的手,在楼梯上一前一后地走着——他走在前面,樋口走在后面。在前面的和后面的他们两人都低头不语,一群群同样放学回家的同学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狭窄的楼梯间里,回荡着杂乱的窃窃私语:

    “你知道吗?A班的国文老师,好像辞职了。”

    “真的?那个全身缠着绷带的怪人?”

    “就是他,叫太宰的那家伙。”

    “他好像长得挺帅?我们班还有人给他递情书呢。辞职了好可惜啊。”

    “可惜?你不知道?他以前经常骚扰E班那个女生哎。”

    “那个最近没来上学的?”

    “难道是因为这件事,他才辞职谢罪的?”

    “有可能,据说这人脾气也很古怪呢。”

    ……

     两人沉默地听着,这天上午国文课上发生的事忽然涌上芥川心头。

     

    

    国文课已经开始二十分钟了,太宰先生还是没有来。

    其实无论什么场合,对太宰治都使用“先生”的敬称、而非直呼其名的,在A班也仅芥川一人而已。

    这会儿,班里热闹得像个菜市场。同学们都对这种极度非日常的状况异常兴奋,谈笑打闹声不绝于耳。芥川托着腮,偷偷把耳机塞进耳朵,无精打采地抬着眼皮看着窗外蓝天上挂着的惨白云朵,前一排樋口的金色头发在他的眼角里亮闪闪地映着阳光。他伴着音乐的节奏一圈圈地转着笔,笔尖偶尔擦过桌上那本普鲁斯特的厚重小说的书页——那是太宰先生借给他的《追忆逝水年华》。

    他闭上眼睛,思想无依无凭地飘浮在窗外早春的空气里。他像往常一样构思起新一篇小说的情节来——

    他告诉自己,要写一篇完美的小说。一篇能让太宰先生赞不绝口的小说。

     

    “安静!”

    门被“咚”地推开,班主任兼数学老师国木田的吼声在教室里回荡,一瞬间鸦雀无声。他大步流星地踏上讲台,皱着眉,用一副“紧急事态”的模样仔细地环视了全班。

    国木田又要训话了。

    芥川不动声色地收起耳机,老老实实地握着笔,低着头看着眼前那本有些泛黄的厚书。班里静极了,只有一两声尴尬的咳嗽声和桌椅悄悄拖动的声音。芥川叹口气,直直地盯着扉页上苍劲有力的“太宰治”这几个大字,等着狂风骤雨般的责难来临。

    没想到国木田语气平静得一反常态。

    “这节课太宰老师来不了了。不,他以后都不来了。我们现在先上数学。”

    班里响起一阵轻微的骚动。粉笔“嗒嗒”地敲在黑板上写着立体几何的定理,这低语声便心照不宣地保持在板书声的分贝以下。芥川则还在盯着那书封面发呆。

    他看看书脊上被笔尖点上的点点黑印,又看看自己的手——淤青已经无影无踪,他却还觉得被书砸中的手背在隐隐发痛。

    他想起这块已经消失的淤青的由来。

   

     

   “芥川君,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你现在还没有追求这种文风的实力。”

    太宰把芥川的稿子冷冷地推开。

    “你的思想不够深刻,经历也很浅薄。这篇文章没有灵魂,美其名曰意识流,其实是无病呻吟的垃圾。”

    他生气地把这本厚书重重地砸在芥川叠起的双手上。

    “你一定坚持要写也可以。先看完这本书再说。”他毫不客气地说:

    “成为作家不是一条轻松的道路。在你加入文学社的第一天起我就告诉过你,我一点都不打算骄纵你哟,芥川君。”

     

    指导芥川写作的太宰先生永远冷若冰霜,和平时笑嘻嘻的模样判若两人。除了上周末那天——

    

    

    “芥川君,你说,我选择逃避,是一件可耻的事情吗?”

    太宰耷拉着眼皮坐在公园的秋千上,缓慢地摆动着。吊着秋千的铁环与头顶的横梁摩擦着,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芥川坐在并排的秋千上一动不动地看着太宰先生来来回回晃晃悠悠,他的皮鞋在沙地上的浅坑里来回磨蹭着。    太宰正斟酌着词句:

    “我是说——我觉得我面临的是无形的敌人。谣言,冷漠,群体的无意识,野兽的狂欢,卑劣的条件反射。有时我觉得被排斥到世界之外——可是仔细一想,他们其实并不是故意想要针对我的。

    “那个散播谣言的女生也是,她告诉我她这么说只是因为我拒绝了她的告白而已。她说她早就不想来学校了,而这正好是个合理的借口。她昨天哭着和我道歉——可是说出去的话已经收不回来了。究其本源,其实只是孩子的好胜心和天生的利己主义,不是吗?”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铁环还在吱呀吱呀。

    “我就这么辞职逃走,芥川君,你不会觉得我不配当你的老师吧?”

    

    芥川努力地忽视掉铁环发出的尖利声响。说实话这种声音让他头皮发麻。他想起了小学时代的某个骤雨的午后,他关窗时夹死的某只虫子——那只虫子躲在推拉窗的夹缝里,他虽然略微感受到了异样,但一瞬的犹豫之后他还是决定继续拉上窗子。

    这使他感到一阵恶劣的快感——在这一瞬间,他为自己处于绝对优越的地位——手握生杀大权的地位而感到飘飘欲仙。窗户越合越小,他听见了那只处在看不见位置的虫子发出了刺痛耳膜的尖锐叫声。虫子的躯体似乎奋力震动着,他扶着窗子的手都能感受到这种发自骨血的挣扎。

    虽然这凄厉的哀鸣声不过两秒之内,他却觉得很长很长——在这漫长的两秒钟里,他从神明的宝座上摔落到刽子手的刑台。他惊恐地扣死了窗子,那虫子终于不再发出声音。窗外雨声淅淅,他忽然感受到一阵彻骨的恐惧,落荒而逃。

     

    想到这里,他不禁打了个寒颤。

    太宰依旧垂着头,随着秋千茫然地晃着。芥川第一次觉得太宰先生看上去竟然显得矮小瘦弱。强弱地位的倒错让他产生了一阵强烈的责任感和怜悯之情,以及一些复杂的自矜和喜悦。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劝说先生留下来——

    

    “这是懦夫的行为,太宰先生。软弱的人总是喜欢扮演受害者的角色来博人同情。那个女生也是,你也是。不过是为自己的无能找借口,来感动自己罢了。”

    太宰先生,可是你要是真的这么做的话,别人就真的永远认为你是这样的人了。

    “人生就应该战斗到底。太宰先生——”

     

    太宰不置可否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平静地摇摇头打断了他:

    “——芥川君,你果然是一个坚强的人。像你的文章一样。”

    他弯下腰来,从放在地上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个纸袋,里面是几颗小小的贝壳蛋糕。他的语调忽然变得轻松起来:

    “听樋口说你喜欢吃和果子,特意去买的。有空不如带她去这家店吃吧。”他甚至调皮地眨了眨眼。

    “让我再教导你一句话吧。‘当一个人不能拥有的时候,他唯一能做的是不要忘记’。想要成为作家的话,首先珍惜你的回忆吧,芥川君。”

    太宰站起身来,那身影再度变得高大。蛋糕的香味从纸袋子里飘出来。秋千的吱呀声渐渐停歇。

     

     

    贝壳蛋糕,明治维新时代的舶来点心。芥川不知道它和《追忆》中的小玛德琳娜蛋糕有什么渊源,也不知道这家店的风味在一百多年来是否变过。凭借他短暂的记忆可以确定的是,它的味道从未改变。

    阳光洒在店里,一片宁静。清风拂过,树影轻摇。他望向玻璃落地窗外的樱树。樱前线就要到了,树上缀满密密层层的粉色花苞。树影下一个金发少女款款走来。

    店门前的风铃发出好听的清响。她微笑着在他对面坐下。

    “生日快乐,芥川君。”

     

FIN.

    

by月海

---------------------

   

在地球上某些时区还停留在3月1日时,献上生日祝福!(强行抱住3月1日的小尾巴)

    

很高兴能和诸位太太们一起参加这次企划!真是太有趣啦!

(在群里长期潜水的深海咸鱼仰望比心www) 

   

来一个企划传送门→@03/01文野芥川中心生賀日式甜點企劃

---------------------

    

    第一次写生贺文,第一次写文野芥川的同人qwqqqq诚惶诚恐瑟瑟发抖

    

    斟酌了很久之后定下了这个剧情。这段时间一直在单曲循环neru那首“優しい人になりたい”,所以想写一写关于青春成长期呀关于师生呀关于冷暴力呀之类的话题(←你在生贺文里写这些??)

    

    ↑说到生日就想到成长。文野芥川等众主角的成长历程也可以算是这部番里用心刻画的主题之一了。

 

    来照例提一下剧情吧!
    本文的故事:芥川生日那天和樋口约会,在蛋糕店等待时,吃到贝壳蛋糕(此处有《追忆》梗),产生的关于一年前太宰先生辞职事件的一系列回忆。一年前后,芥川变成了一个温柔的人(体现在他对樋口的态度变化上)。
   一年前,太宰是芥川的国文老师,虽然不怎么受学生尊重,但是其实是个非常有才华的帅哥(←你的重点)。他后来被学生的谣言伤害,却不忍心再次伤害学生而辞职离开(←此处不代表作者立场)。芥川在挽留他的时候(秋千那里),因为一些微妙的心理而劝说失败,由此产生了“想成为一个温柔的人”的想法。
    想要表达“每个人都有可能在无意间成为冷暴力的加害者”这样的观点。
   

    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

    

评论(12)
热度(31)

© 月夜的海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