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原艺妓x大正学生诗人paro

结局+解读

→→全文目录走这里←←

--------------

第十六章  尾声

    

    1925年春天,《普选法》制定。大正民主运动以群众的胜利告终。但这胜利不是彻底的——几乎与之同时,《治安维持法》颁布,它对革命运动造成了严重的束缚。

    

    中也卖掉了兰波诗集部分译稿的版权,又把自己的诗交给诗社的朋友整理出版。再买了两张去法国的船票。

    桃花落尽,两人拎着小小的行囊登上了码头。没有带太多留恋,去开始新的生活。

    这夜明月朗照,太宰终于见到了月下的大海。

    

    船桅投下森森的影子。他们沐浴在月下,初升的月亮把银辉斜斜地投在他们身上,身后的影子拖得很长很长。眼前银辉摇曳,仿若星河倾入大海。不久,波光粼粼的海面升腾起牛奶色的薄雾,他们穿行在温暖的迷雾之中,仿佛万物初生的混沌。

    长久以来,风霜侵蚀,他们的内心早已伤痕累累。但此刻他们却感到了 久违的完满——也许是海上温柔迷朦的月光填满了他们心口的缺蚀,也许是两颗破碎的心重叠在一起弥补了缝隙。

    

    灯光骤然亮起。船长广播:已经驶离日本海。

    人群一阵雀跃的骚动,他们相视一笑。灯光又悄然熄灭,在呼啸的海风里,人声稀稀落落,甲板上再度归于平静。

    

    面朝故国的方向,他们紧紧牵住彼此的手。

    

    船舱舞厅里远远地传来悠长的歌声。

 

>>>>>> 

    我是在一家东京市区的古老书店里找到这本书的。

    说是古老书店,其实已经停业很久了。它坐落在一片拥挤的居民区里,昭和初期的风格与周围钢筋水泥的小楼房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同样灰扑扑的颜色能让它和谐地隐没其中。它夹在两栋低矮的民房之间,仿佛被时间遗忘,静静地伫立在历史的角落里。

    它原本属于我朋友的祖父母。1945年东京轰炸后,书店主人携家逃亡,可它竟幸运地躲过了战火的洗礼。这家人后来在异乡生活得不错,便渐渐扎下根来。他们没把书店卖掉,而是委托他人看管定期打扫。它就这样一直大门紧闭,被灰尘掩盖,隐没在忙碌都市的安静角落里。

    朋友的祖父母早已去世,这家书店也因此被朋友的家人遗忘。直到最近他们收到通知说,这座房屋已经变成危房必须拆除,朋友一家才猛地想起它的存在。我便被朋友请来一起整理它,看看最后还有什么可以带走的东西。

   

    门后挂着一条系着小石子的细绳,在开门时轻轻敲打着房门——它可能曾是个风铃,也许外壳什么时候摔下地打碎被人扫掉了,但绳子和穗子依旧挂在那里。书店里的蛛网灰尘已经被工人打扫干净了,完好的书本也都已经被拣走,剩下一些残破的书本横七竖八地躺在空荡荡的书架上。我和朋友快速地穿行期间,想要早点结束任务。

    在书店最深处的柜台抽屉里,我们找到了这本小说。

    抽屉上了锁,因此里面的东西没有被清扫掉。我们敲碎了锁头,在一堆破破烂烂的账本里,我们发现了一个沉重精致的檀木盒子。它就静静地躺在这盒子里面。

    与其说是小说,不如说是一本小说草稿,前后有两种不同的字迹。由于年代久远字迹潦草难以辨认,且后半部分也只有寥寥几页。我们只能从其中断断续续地读出一个故事雏形:大概是年轻诗人和自杀了许多次的艺妓之间的恋爱故事,故事写到两人前往法国便戛然而止。

    我从未听说过故事中那位诗人的名字。在网上查了很久,才找到他仅存的几篇零散散轶的诗歌——但他似乎在离开日本后没再发表过新诗。

    在朋友的提议下,我把这篇手稿作为素材,将它扩充成了一篇小说。

   

    不久之后,朋友在整理祖母的遗物时发现了一张在法国拍摄的黑白照片。

    画面上是一位有着亚洲面孔的老人,他正坐在自家的庭院里。那时似乎正是春天,背景里的樱花树落英缤纷。他略长的头发已经全白了,在脑后扎了起来。老人戴着一顶黑色帽子,披着黑色风衣,右手点着香烟。他正冲着镜头微笑着,灰色的眼睛格外明亮,仿佛不属于一位古稀之年的老者。

    翻到照片背面,一行字映入眼帘:

    “中原中也先生。1977年春,摄于巴黎”。

 

 

(全文完)

------------------------

    正文到此全部结束。

    这里是下面内容的小标题:本文结局解读人物解读主旨解读时间线归纳

    

*结局解读:

    结局是开放性的。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理解来诠释结局。HE版结局基本一目了然。这里我对比较隐晦的BE版结局给出一点线索提示



点这里


(注意:我把结局设计得侧重于戏剧性。对于主旨理解不是那么重要——所以大家根据自己的喜好理解结局就好!)

-------

    写了将近七万字的长篇。写长篇的好处在于可以精心布局、内容的容量可以很大。但毕竟长篇连载战线很长,给人的印象会比较分散。因此我在这里提供关于人物、主旨、剧情的一句话解读供大家参考。

   

*人物解读(每项内按年龄排序)

本文的吉原艺妓x大正学生诗人paro主要讲的是太中,但其实全文讲了五个吉原女子和五个大正学生的故事。我希望能通过对比的方式来展现那个时代人物的不同的选择与命运。关于人物,大家会有各自的体会,因此我暂且只是一句话概括一下自己设计人物命运的意图。

△五个吉原女子:

太宰的养母:暗示在那个时代艺妓就算离开吉原,也基本难以拥有正常人的幸福。

红叶:经历背叛后接受现实,但仍保持希望(体现在收养镜花上,这是她对于理想生活的寄托)。对世道看得最开,既融入世俗又高于世俗,也许会是在吉原活得最好的一类人。

织田作:曾屈服于命运,后主动抗争。她的死亡是偶然也是必然。

太宰(性别是个例外嗯):本文的最大重点之一就体现在太宰的心境变化上,一言难尽。

镜花:前三位艺妓对生活希望的寄托和继承者。人物命运的记录者和见证者。

    

△五个大正学生:

太宰的养父:反叛家族后被社会抛弃。最终连自己的初心也难以保持了。

红叶的旧情人:第四章《自杀主义者》里太宰口中的第二类人,曾有过叛逆的想法,但最终被打击被诱惑,被时代同化腐化。讽刺的是,他属于本文里混得最好的一类人。

织田作的旦那:第四章《自杀主义者》里太宰口中的第一类人,不屈抗争毫不退让,最后被压迫至死。结局最为悲惨。

中也:处在个人理想、家庭期望和社会责任的矛盾之中,尚未分化为前面所述的两种人。

:代表前四种人进入社会前的纯真状态。

(FYI,关于敦x镜花的后续:我正在写他们的番外。)

--------------

   

*主旨解读(几个主要话题)

对自己是否认同接纳[重点]:主要体现在太宰和中也身上。

人性的善恶调和:既要能认识到世俗的美好与不堪,又要能认识到自己也是世俗的一员(主要体现在第13章太宰的遗书里面)。

社会新旧势力的矛盾:旧阀族和新阶层。该矛盾贯穿全文,导致了本文人物的不少悲剧性事件,也是两位主人公相遇的契机。等两人离开日本时,它还是没能彻底解决(产生了两个互相牵制的法案)。

个人理想和家庭期望的矛盾:在中也的父亲(放弃热爱的军医工作,回乡继承家业)、太宰的养父(坚持和所爱的女子结婚,被家族抛弃)、红叶的旧情人、中也身上都有体现。

恋人之间的矛盾:体现在兰波与魏尔伦、太宰和中也身上。

我们所谓的独立意志,真的是独立的吗?

不要让自己后悔

……

不一一列举。

-----------------

    

*时间线

(对应章节编号在“[]”中)

→→全文目录点这里←←

    

1915年

    中也(9岁)弟弟病死;

   

1918年

    太宰(11岁)养父母去世;

    太宰离家出走[13(二)~13(四)];

   

1920年

    红叶(18岁)领养镜花(10岁);

    太宰(13岁)腰带事件[13(一)];

   

1922年

    织田作(20岁)的旦那被拷问致死[15(下)];

   

1923年

    关东大地震;

    中也(17岁)被父亲送去东京学法语[03];

   

1924年

    春末,中也(18岁)偶遇织田作 [03];

    盛夏,太宰(17岁)从新造升为花魁[03和13有提到];

              织田作死亡;

              一天后凌晨,太宰和镜花(14岁)对话,为她编花绳;

              当天,太宰割腕自杀[15(上)后半部分];

    秋末,中也逃避追捕,遇到太宰,第一次见面[01、02];

              几天后第二次见面[04];

    初冬,中也父亲旧病复发[05(上)];

              第三次见面[05(中)~06(下)],是中也和镜花唯一一次见面;

              中也回乡[07];

     

1925年

    一月初,太宰写好遗书后又烧掉它,决定推迟自杀时间;

                 中也父亲立场动摇[08];

     

    1月17日,中也返回东京,两人第四次见面,吉原火灾[09];

    1月17日晚,太宰逃出吉原,中也急病[10];

   

    1月18日,太宰整晚写遗书[11];

     

    1月19日清晨,太宰实施自杀计划[14(上)前半部分];

                 看到报纸后,途径吉原,遇到镜花[15(上)前半部分、15(下)前半部分];

    1月19日上午,中也老家来电,中也读太宰遗书[12];

                 去找太宰,未果[14(上)后半部分];

   

    二月中旬,两人重逢[14(下)、15(下)];

    

    四月,《普通选举法》、《治安维持法》制定;

    

    四月底,两人离开日本;

   

1945年,东京轰炸;

   

1977年,镜花在法国拍下照片;

   

2017年,书店拆毁[16]。

    

以上。

    

    总之,写了一个挺庞大的故事。作为我写的第一篇小说而言实在是过于庞大了(笑)。希望能传达给你一些东西。哪怕只有一点点,我都会感到很开心的!

    感谢你的阅读!希望你读完此文时,能够觉得花费在它上的时间是值得的!

    看我头像!完结撒花!

————————————

又:明天会发一个关于完结福利向的贴子,聊一聊关于这篇文章的各种事情~(今天肝太猛我先歇会儿hhhh)

评论(35)
热度(132)

© 月夜的海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