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中】心之全蚀 09(上)炎上

大正时代,吉原艺妓x学生诗人paro

今日双更(1/2)
————————————
09(上)

    一月底的东京还很冷,街头稀稀落落堆着几堆残雪,表面沾上污泥结了一层冰,偶尔有顽皮的孩童故意踏过,又碎成几块从雪堆上滚落下来。

    傍晚时分,目之所及是和天色一样的深蓝,仿佛空气被染上了暗淡的天色。看上去泛着灰蓝色的石砖路染上窗口溢出的金色。贪恋着家的温馨,行人纷纷裹紧大衣加快步伐。

    而吉原却是人声喧嚣。欢笑声从被街灯映上暖色的窗外透进来,房间被烛火照得通亮,整洁的和室里一个多月没见的两人都穿着崭新的冬衣。

    “所以,你父亲同意让你去法国了?”黑发艺妓显得有点兴奋。

    “还没决定,说要考虑一下,决定了给我打电话。”橘发青年无奈地笑着说。

    事情是这样的。他的舅舅想要开拓法国市场,却苦于没有人手,尤其缺少可以信赖的会法语的人才。新年去中原家拜访,便产生了培养中也成为自己助手的念头。那天中也母亲去舅舅家,正是为了商量此事,但是中也是临走前才从父亲口中得知的。

    中也想到了父亲那日的棋局。当时父亲也许对于中也的进退维谷并不知情,但瞒着儿子和舅舅通信、送母亲去商量的父亲,也一定在种种选择中犹豫不决。父亲看似是在试探中也的心性,实际上也许是在告诫他自己。
    中也越想越觉得无奈又好笑。去留学这件事就算舅舅不会提,自己也打算去主动游说父亲的。父亲当时说着不去干涉自己的选择,如今却依旧掌握着这件事的最终决定权。自己也好,父亲也罢,都陷入了自身设下的悖论之中。

    

    “啊……说起来回到东京后尽是些坏消息。”中也交叠着手臂抵在脑后。几个东京的同学真的参加了年前的游行,还被警察抓住扣押了几日。后来据说家人交了昂贵的保释金才了事。

    “我倒有个好消息。”太宰笑着说。他解释说,他没去新年参拜,但红叶带着她领养的小丫头一起去了神社,那孩子居然抽中了大吉。

    “我也没去新年参拜……等等,红叶还领养了孩子?”

    “是的,留在吉原后就赌气收养了一个孩子,当成妹妹抚养长大。大概这么高……就是上次你来的时候给你开门的那个小丫头。”

    太宰一边比划着,一边从柜子里取出一件叠好的和服。鼠灰色细条纹,和太宰身上这件华服相比显得过于朴素了。但太宰却显出很喜爱它的表情,问:

    “想看我现在穿上它吗?”

    明显的暗示。看着太宰的指尖移向了腰间的绳结,中也忍不住向前微微倾去,微不可见地咽了口口水。艺妓华美的外衣滑落地面,麻制和服轻轻抖开,几乎可见空气中上下浮动的细小灰尘。
    太宰白色的内层衣物领口微微敞开,露出洁白美丽的锁骨,向上看去是天鹅般细长优雅的脖颈。再向上,便正对上那深邃的视线。这一刻仿佛万籁俱寂,窗外嗡嗡的人声远隔星河。

    在这甜蜜的宁静中,太宰喉结微动,嘴唇翕张:

    “中也,我……”

    太宰露出少有的欲言又止的表情。中也目不转睛地看着那薄薄的嘴唇,耐心地屏气凝神等待着——

    

    “——救命啊!”一声凄厉的女人尖叫像一把掷来的尖刀,刺破了两人深陷的静谧屏障。窗外越来越响的嗡嗡喧哗声像污泥一般,沿着被划出的屏障缝隙争先恐后地一涌而入,毫不留情地裹挟搅乱两人的意识。
    他们被吓了一大跳,几乎同时跳起冲到窗前,一把推开木窗,更多的人声一下子涌入。向左边的街道上看去,许多人正在街道上推推搡搡,人们大多面朝他们的方向,脸上现出一致的惊恐表情,还倒映着橘红色的火光。

    向右边的后院方向看去,两人不禁同时倒吸一口凉气。眼前一片火光,后院的平房和它附近的楼房已被吞没在火海之中。晚风夹杂着热浪,正把火势往他们所处的方向引。很快又一间平房失守,大火直逼一楼。

    他们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秒。中也立刻冲去拉开了拉门。走廊一片黑暗。滚滚浓烟从打开的房门中涌入,中也用力摔上门,黑烟源源不断地从门缝里钻进来。

    “咳……咳!”浓烟呛得他剧烈地咳嗽起来。

    “中也,没办法了,从这里跳出去吧!”周围的嘈杂声越来越大,太宰指着窗口向中也喊道。

    “哎?咳……”因为感冒和烟尘,中也的嗓子已经不堪重负,刚想说话,便被气管里发出的一连串低沉的怪音给堵了回去。

    “那里有个木箱子,你先跳。”太宰指着窗户下面的小巷,那里有一个一米见方的箱子,在空空荡荡的巷子里显得有些突兀。

    中也正要坐上二楼的窗沿,瞥过太宰穿着的过于朴素的和服,对上了他的表情,他的视线一下子僵在那里。太宰侧脸望着楼下,无声地咧着嘴。火光映照下,这似笑非笑的表情更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中也内心霎时警铃大作——

    这家伙不会就打算这么去死吧!

    他一下子惊起,他死死拉住太宰的手腕,用力地清着嗓子,好像要说什么。

    “中也你不会害怕了吧!这里才二楼!”噼里啪啦的爆裂声仿佛死神逼近的音符,在楼下惊恐的人声中,太宰靠近中也的耳边大声说。

    “你先跳!你……”中也跳回室内,用力把太宰按在窗沿上,一副“你不跳我就不跳”的架势。

    太宰叹了口气,深深地看了中也一眼,然后回过头翻身跳下窗口。看到太宰毫发无损地站在地面上,中也紧随其后,落在木箱子上,立刻被太宰拦腰抱起,在空中转了一圈才放到地面上。

 

    中也被太宰转得晕晕乎乎,但在他落地的一瞬间,内心便完完全全沉浸在一种喜悦之中——他们俩都逃出来了,太好了。
    关于他一个人逃离但太宰故意留在火海之中的黑色臆想被一下子破除,中也几乎完全放下心来。但这样的安定感只是暂时的——
    当太宰扶着他挤入人群在稍远的街边站定时,中也这才发现红色的跳动着的火焰正从他们几分钟前还在的房间的窗口里探出头来。  

TBC. 

 

 

  

 

 

 ---------------------------------

大家好我又回来了(失踪了两周)

同时在写和主线平行的支线剧情……纠结什么时候更新支线

大概会加快更新频率:)

 


评论 ( 9 )
热度 ( 70 )

© 月夜的海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