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原艺妓x大正学生诗人paro

→→全文目录走这里←←

上章:

第三章  サク  03

--------------------------------------------------

第四章  自杀主义者(上)

    

    法语阅读课的老师还是那么无趣。百无聊赖的中原中也低下头偷偷翻着抽屉里的兰波诗集和自己的译稿。

   

    “如果我没有记错,我的生命曾是一场盛宴,在那里,所有的心灵全都敞开,所有的美酒纷溢出来。”

   

    下课时已是傍晚。中也把诗集塞入斜挎的书包,急匆匆地跑入斜阳的街道。金光流转,夕阳下的街道仿佛热情地燃烧。既然不用顾忌帽子的约束,他便疯狂地跑起来,穿过小巷、沿着河堤、穿过大桥,最后在铁道降下的护栏前停住,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并非热爱奔跑,只是觉得现在不跑起来,便无法排解心中躁动不安的感情。   

    “哥哥,把玩具还给我!”一声孩子的哭喊传来。他条件反射般快速转过头去。

    “不给,有本事你就来自己来够啊!”年长的孩子把手里的纸风车举得老高。年幼的孩子伸着手蹦蹦跳跳几次都够不到,委屈地快要哭出来。哥哥有点心软了,正要把手放下,弟弟突然伸出手来攻击哥哥的腋窝。哥哥被突然挠得痒得不行,和弟弟一起笑成一团倒在草地上。

    中也想起自己也有这样的一个弟弟。那时候,弟弟是自己唯一的玩伴。弟弟是得什么病死的他已经不记得了。他只记得,看着弟弟瘦小的身体一点点变得冰冷,皮肤一点点失去血色变得蜡黄。母亲在身边小声地啜泣,外婆把自己紧紧抱在怀里,一下一下地轻轻抚着背。

    他突然后悔刚才跑得太快了。有点喘不过气来。

◇◇◇◇◇◇◇

    大概是奔跑耗尽了他的力气,他缓步走到吉原时天已经黑下来了。华灯初上,曼妙的女声不绝于耳,他目不斜视地直接走到了太宰治的楼下。见到太宰治显得过于顺利,让他甚至有点不知所措。

    同样的桌子,同样的桃花,同样的月色,同样的烛光。太宰治同样跪坐在烛台前,膝上放着同样的一本书,向他做出同样的微笑着。似乎一切都和昨晚一样,但却又让他有种隔世的恍惚。太非日常了。中也想。

    “这么快就来了?中也,你还真是迫不及待啊。”

    “我只是觉得帽子比较重要而已。”

    “那拿了帽子就可以送客了?”

    “你赚钱也太轻松了吧。你是帽子放置所吗?”

    “中也你可真是不坦率。”

    他们像昨日一样在矮桌边坐下。中也背对着窗,太宰背对着门。黑发艺妓熟练地倒酒,中也注意到他换了一件衣裳。

    一如昨日,夹杂着桃花甜腻的香气和蜡烛燃烧的气味,酒香从浅浅的杯口溢出来,橘发青年心头阴森森的非日常感渐渐被被熟稔的亲切感融化。他依旧放肆地叉着腿坐着,盯着艺妓双手的目光显得肆无忌惮。

    “你手臂怎么回事?我说那截绷带。”太宰抬起酒盏时衣袖滑下,眼尖的中也一眼看到。

    “啊,上次自杀失败了,可惜。”太宰不以为然地说。

    “自杀?”

    “是啊。都说割腕自杀的时候,人会渐渐睡着然后缓慢地死去。但那完全是骗人的。不仅冷,伤口的血液凝固得又快,完全不能放心睡着。这种死法太痛苦了,试了一下就放弃了。”

    “那里不是重点吧!”

    “唔你要是说自杀的原因的话,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想到了就去做了。”太宰治摊摊手,“不过话说回来,中也,我以为你也是自杀爱好者呢。不过被警察抓到然后拷问至死可不是什么好死法。我建议你考虑一些更好的死法哟。比如和我一起殉情。”

    “谁要和你一起殉情了。再说,为什么觉得我是自杀爱好者?”

    太宰仰起头喝了一杯酒,然后缓缓地用一种暧昧不清的语气说:

    “据我所知,你们密谋造反的学生有两种人。第一种是真心想要改变现状的人。这种人往往都被警察抓住、被同伴举报,下场悲惨。这不是自杀么?”

    中也觉得这样的正经的话从太宰治口中说出有点好笑,却又不无道理。他点点头:“那第二种呢?”

    “第二种人我更是见过不少。他们在学生时代慷慨激昂地反对阀族,毕业之后还是挤破脑袋,去当贵族们的看门狗。许多你们这样的学生在这里聚会,我在旁边默默地听,发现你们不过是在谈论哪家的酒好喝,学校里哪个女生好看,吉原哪个女人好玩罢了。

    “面具戴久了,人便被吸去了魂灵。这一类人看上去活着,其实已经死了。”

    太宰治眨眨眼:“说吧,中也,你是哪一种?”

 

TBC

第四章  自杀主义者  04(下)


--------------------------------------------------------

是的,04(上),我这章爆字数了...今天先发前半段,后半段接着慢慢写_(:з∠)_

嗯...写中也第二次见太宰觉得恍如隔世,是因为对于第一章是怎么写的,我已经觉得恍如隔世了【。

打tag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上一章太宰治没有出场...(我的锅orz)(其实还是出场了的,织田作口中的“一个朋友”就是太宰治啊)(好吧就是我的锅)


欢迎大家评论哟~

评论(7)
热度(74)

© 月夜的海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