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原艺妓x大正学生诗人paro

→→全文目录走这里←←

上章传送门:

第一章  逃亡诗人  01

-------------------

第二章  月下花魁

   

   中原中也这才开始细细地打量面前自称太宰治的男子。刚才一系列事情发生得太紧急,他甚至都没来得及看清太宰治的脸。这人有一双形状好看的眼睛,眸子深色,此刻虽然微微露出笑意,但是却掩盖不住深处的一缕黑暗的阴翳。中也呼吸一滞。太宰偏偏脑袋眨了眨眼睛,这若隐若现的阴影便彻底地失去了踪影。

    若是其他普通的客人,肯定会以为那陌生的黑暗不过是错觉。但中也不这么认为。他甚至因为这一闪而过的阴郁而对眼前的人产生了一点亲切的好感。或者不如说,他至今也同样在这可能相似的阴影中徘徊。

    不过,是一副好皮囊啊。中也心里想。微微翘起的柔顺黑发,一侧撩在耳后,一侧略显凌乱地垂下。两人靠得这样近。中也差点忍不住伸手帮他撩起头发的冲动。

    月光透过窗口泻下,给沐浴在月光中的太宰蒙上了一层莹白的光,给人一种不真实感。而房间另一侧的烛光又为他增添了一丝温暖自然的血色。风钻入房间,烛光微微闪动,中也内心突然搅起一股猛烈的波澜——想要在白天细细欣赏他的面容,欣赏他真实的肤色。可惜烛光太昏暗,月色太朦胧,都说月色配美人,却也让美人变得朦胧而疏远,似一场虚幻的梦境。

    “还想保持这个姿势多久啊?中也。”太宰眯着眼睛一脸纯良的笑着,但调侃的语气出卖了内心的狡黠。

    中也这才意识到他还跪坐在太宰治腿间,太宰也只是双手撑在身后坐起。

    “还是说,中也想要——”    

    “可惜,你们这儿的规矩我还是知道的。”中也打断了太宰的调侃,叹了口气,“客人和艺妓见面三次才能过夜。我可不想在这儿留下什么鲁莽的名声,被其他的艺妓讨厌。”一边说着,他一边站起身来,却轻轻碰到了一下太宰正在收拢的腿。冰凉的皮肤。他想起来刚才做戏时,他故意用力拉扯住太宰的另一只手的触感。

    又冰冷又光滑,力气还那么大。仿佛下一秒就会挣脱掉。

    “没劲,还想看你目瞪口呆地被赶出去的样子呢。”太宰治低头系着腰带,“但是既然来了,就多坐一会儿吧。”

    背过身去穿衣服时,中也还在回想着太宰按着他头的手,那是一只骨节分明、却异常有力的修长的手。

    太宰走到蜡烛下,跪坐在矮桌旁,取出两只酒盏,浅浅地斟上清酒。中 也默默地走了过去,放肆地叉着腿坐在对面,也不说话,就是盯着太宰治斟酒的一双手。洁白细腻的皮肤,衣袖藏住手腕。那是印着桃花的布料,花虽浓烈艳俗了些,但人长得好看,便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这时中也闻到一丝花香,混杂在清酒的醇香和蜡烛燃烧的气味中显得格外甜腻。又是桃花,中也斜睨了一眼桌上的花瓶。这家伙这么喜欢桃花吗。

    “你多大了?”中也突然问。

    “刚18岁。”

    “我也是,不过我快19岁了。”想到刚才为止一直在跟比自己小的家伙用敬语,中也心里不禁有一丝懊恼,“刚才开始一直想问了,你怎么一张口就直呼我的名字,听着挺变扭的。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吗?又不是那种可以直呼名字的亲密关系。”

    “中也真死板——”太宰不仅不改口,还嗤嗤地笑出声来。

    中原中也心里不爽。太宰这副德行,就像他们学校里说起话来就动不动傻笑的青春期女学生似的,搞不清到底在想什么。

    “因为,因为中也的名字很好听啊。”他抿了一口清酒,凑近中也的脸颊,呼出温温热热的气息软软地拂在他的脸上,还故意似的,换了副低沉而温柔的声线,“CHU——YA,这样的名字在日本人里面很少见呢。”

    “哼哼,没想到你还挺识货的。”仿佛一直以来低调示人的宝物终于被人识出一般,中也掩饰不住得意而赞许的语调,“你知道森鸥外吗?那个有名的文豪。他原来是我父亲的上司。我的名字还是他帮我取的。”

    “哦,森先生啊。”太宰的语气仿佛提起一个很熟悉的人,“说起来他还曾经是这里的常客呢,那还是红叶姐年轻的时候。”顿了一下,又补充道,“这句红叶姐听到要生气呢。虽然现在一点也不老。”太宰治扭头望向拉门的方向。

    拉门被缓缓地拉开。穿着美丽和服、梳着一丝不乱的复杂发髻的女子出现在门口,虽未开口,却带着一股莫名的威压,让中原中也有点慌神。尾崎红叶会站在门口这么久,说明她刚才肯定也看出了就是躲避警员追捕的秘密集会的学生之一的事。不过,既然她没有揭发自己,至少可以说明不是敌人。

    太宰治和红叶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随后太宰转过身来对一脸紧张的他摆出了属于花魁的客气而标准的笑容。中也立刻领会了其中的含义,站起身接过了红叶沉默地递来的披风,向太宰点了点头。

    “还会再来的吧,中也?”太宰依旧是标准的微笑。

    “嗯。”中也转身,头也不回地往楼下走。只想快一点逃离这个气场无比压迫的场合。

    他下楼结了帐走出店门,已是午夜,吉原的街上行人寥寥,偶而传来醉汉放荡的歌声,却听不真切,仿佛唱了两句就耗尽力气唱不动了。一般而言,筵席不会散得这么晚,留宿的客人又不会结束得这么早。秋夜的寒风挟着一丝寒意掠过颈畔。中也叹了口气,紧了紧衣领,压低帽檐走入寒风中——咦?帽子呢?

    他这才想起他的帽子在翻窗的时候滚落到那个六叠和室一角的阴影中了。现在上楼去拿也可以,但是——

    算了吧,就让那家伙代为保存,下次再来取便是。

    不过平常出门可少不了帽子呢,要早一点拿回来才行。不如明后天就再来找一趟吧。

    想到这里,他不禁勾起了嘴角,然后一路小跑消失在黑夜的石板路上了。

♢♢♢

    楼上,一个人的和室。太宰治侧躺在榻榻米上,借着烛光翻来覆去地把玩着中也的帽子。

    “chu——ya——”他小声念着,然后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自言自语,“织田作,你欠的人情,我帮你还了哟。”

 

TBC

    

下章传送门:

第三章  サク  03

----------------------------------------

-结尾那里我删了写、写了删,忍了很久没有写上“梦里不觉秋已深”(被打死

-“中也自称自己的名字是森鸥外取的”,和还有森鸥外是中也父亲上司(两人都是军医)的设定,来自中原中也的wikipedia日文词条,原文如下:“中也は自分の名前は森鴎外につけてもらったと称していた。鴎外は父の謙助が軍医学校在籍時に校長を務めていた。しかし母のフクによれば、旅順の軍医大佐「中村六也」からとったものだという”

-有森鸥外取名发音独特的说法

-森鸥外确实有流连吉原的故事,《Vita-sexualis》就是以吉原作为舞台写成的。

-“傻笑”那句也出自太宰治来着(虽然这里给中也用去了

-总之一边写同人一边玩梗真的太爽了!(傻笑XD)

评论
热度(111)

© 月夜的海边 / Powered by LOFTER